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加坡移民 > 移民评估 > 新加坡移民新娘的丈夫年轻化

新加坡移民新娘的丈夫年轻化

: [      ]  

步入21世纪以来,新加坡公民和非公民的异国婚姻一直占本地结婚总数不小的比例,当中又以本地男性外娶的个案居多。随着新加坡移民新娘的增加,其中有一群处境或许更复杂更艰难,尤其是在文化差异、语言交流、居留权及就业等方面。这些困难若没有及时处理,当婚姻亮起红灯,或当丈夫遇上意外时,受害的不只是她们,还有她们的孩子。

来自泰国东北部的乌隆他尼府(Udon Thani)的萝丝(33岁)约7年前认识了现年49岁的丈夫。回忆起自己和丈夫的相遇,她甜滋滋地说,一切似乎冥冥中已有注定。

当年,萝丝的丈夫陪朋友到泰国约见一名网友,该名网友则找了萝丝一起赴约,两人就这样结识。丈夫回到新加坡后,两人一直通过网络保持联系,两年后才正式交往。萝丝说,丈夫顾及自己比她年长,所以一直不敢行动。

交往一段日子后,两人最终在2010年共结连理,萝丝也为了丈夫而移民新加坡来。

像这样由公民和非公民组成的异国夫妇在本地不在少数。根据2010年的人口普查,本地有约11万4000对异国夫妇,而外籍配偶中86%是永久居民,其余则持其他居留准证在这里逗留。

异国婚姻中,68%的外籍配偶来自东南亚,25%则来自亚洲其他国家或地区。

数据也显示,2011年结婚的公民中,有39.4%的伴侣并非本地公民,较2001年的34.0%多。而且在这类婚姻中,男性外娶的比例接近八成,妻子绝大部分是来自亚洲。

人数日益增加的外籍新娘中,不单只有越南新娘、中国新娘等,还有其他地方来的新娘,如泰国、缅甸、马来西亚等地。不过,总理公署国家人口及人才署受询时,表示无法提供确切数据。

差异引发冲突与摩擦

这些外籍新娘远嫁他乡,必须面对的问题不少,有些甚至变成夫妻关系的不定时炸弹,随时引爆,摧毁婚姻。

新加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受询时说,过去四年,每年平均有30到60名外籍妇女和她们的孩子到政府资助的庇护所寻求援助。寻求庇护的外籍妇女主要是庭暴力的受害者,其他则面临经济困难、家庭排斥,或是变成单亲妈妈。

成立于1998年的新加坡总教区移民与旅者牧民委员会(ACMI),多年来致力于协助在本地碰到困难的外籍移民,从2006年开始有外籍新娘上门求助,或是由非政府组织,如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转交来的个案。ACMI高级执行人员洗志芳说,一般上那些通过婚姻介绍所或亲朋戚友介绍而认识丈夫的外籍配偶,很多时候两人的感情基础不深,若不及时化解他们之间的差异,可能会引发一连串的冲突与摩擦。

她举例说,一些越南新娘听不懂英语或华语,与丈夫和他的家人交流时无法表达自己。“曾有一对夫妻在接受婚姻辅导时,丈夫说完后,我问妻子明白他说了什么吗,她却只是一直微笑,保持顺从的态度,让人看了很心酸。”

语言沟通很重要

根据ACMI的数据,去年接获177通来自外籍配偶的求助电话,前年则有210通。外籍配偶是寻求援助的第二大群体,仅次于外籍劳工。以国籍来看,外籍配偶中占头三位的分别来自越南、泰国和中国。

在所有求助电话当中,婚姻问题和寻求离婚是最常见的问题,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则排名第
二,这些都与外籍配偶有关。

ACMI去年共处理38起外籍配偶个案,比前年多了8起。ACMI执行理事长邱鼎福说,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,因为涉及外籍配偶的个案往往比较棘手,花费的时间较长,耗费资源较大。在他们去年处理的这类个案中,有13起还涉及家庭暴力。

洗志芳说,异国夫妇可能因错误的原因而结婚,本地丈夫可能想找个听话的老婆,外籍妻子则想找到更好的生活,他们如果不能满足彼此,问题自然产生。“一些丈夫甚至威胁妻子,如果不听话就不帮她申请更新准证,最后有些妻子可能无法留在本地。如果她有孩子,就要被迫和孩子分离。”

洗志芳说:“就跟一般夫妇一样,沟通是很重要的,可是有些外籍新娘的教育程度不高,不会说英语或华语。”

为了促进夫妻之间的沟通,让他们的婚姻能够长久,ACMI认为应该从问题的症结着手,从前年开始开办语言课程,教导不谙英语和华语的外籍新娘。她们只要支付50元就能上10堂两小时的课。

萝丝去年开始上华语课程。她说,参加课程也为结交新朋友。她说:“我能以英语和丈夫与家婆沟通,关系融洽,可以说,我真的很幸运,但我仍想学华语,更好地跟家婆沟通。”

外籍新娘的丈夫年轻化

据了解,外籍新娘如越南新娘和中国新娘,一般是通过婚姻介绍所或亲朋戚友介绍,嫁来本地。

洗志芳指出,这些外籍新娘的丈夫的年龄有年轻化的趋势,过去大多是五六十岁,现在已减少至三四十岁。“可喜的是,较年轻的丈夫可能教育程度较高,收入也较稳定,所以他们都挺愿意给予太太支持。”

结婚后才搬来本地9个月的越南新娘阮氏清泉(27岁),英语和华语能力都不好。40岁的丈夫得知ACMI有开办语言课程,就帮她报名学英语。

阮氏清泉搬来新加坡时已经怀孕,儿子现在已4个月大。因为周遭没有人能跟她聊天,怀孕时期挺难过的。她说:“如果再怀孕,我希望可以回家乡养胎,因为那里有人陪我,又有人能理解我。”

居留问题增加不确定性

除了语言问题,居留问题也是这群外籍新娘胸口上的大石。

在2007年至2011年,每年平均有4300名外国配偶申请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时遭拒绝,另外有480名外国配偶申请成为公民时被拒。有关当局是根据申请者在新加坡逗留的时间,是否有子女,以及他们的新加坡籍配偶的经济状况等因素,来决定是否批准申请。申请永久居留权遭拒的,可申请长期社交准证,继续在本地逗留。

在同段时间,每年平均有1万3500名新加坡公民为外籍配偶提出长期社交准证申请,1.15万人的申请获批准;永久居民为外籍配偶提出的申请每年平均有4300份,4000份获批准。

约59%由外籍配偶组成的家庭,每月家庭收入高于本地居民家庭收入中位数(5600元)。

每年更新准证

娜蒂塔(33岁)从泰国嫁来新加坡已经5年。她曾尝试申请成为永久居民,但是不成功。原本她想申请政府去年4月推出的长期探访附加准证(Long-Term Visit Pass-Plus,简称LTVP+),可是丈夫作为保荐人无法证明自己有固定收入,所以申请失败。

娜蒂塔说,丈夫原本身兼两职,每天凌晨当派报人,然后到快递公司上班。“去年他骑电单车送快递时,在停车场遇到车祸撞断腿,一整年无法工作,直到最近才开始到船厂从事卸货工作。”

由于丈夫寻求赔偿的官司还在进行中,家里的经济情况有点吃紧,所以她想找工作补贴家用,无奈申请不到可以方便找工作的LTVP+。

目前,与新加坡人结婚的外国人可申请长期探访准证(Long-Term Visit Pass),在本地逗留一年。不过,由于得每年更新准证,为这些有外籍配偶的家庭增加了不确定性。他们在申请工作时也须获得相关的外籍员工准证。

聘用持有新准证者的雇主则只要上网向人力部申请同意书即可,无须像现在一样得申请就业准证、S准证或工作准证。

曾在泰国一家酒店当柜台服务员的萝丝说,外籍新娘不是没有工作能力,一些人嫁来新加坡时,还放弃了在家乡的事业。她近期也想申请LTVP+,但因为自己和丈夫没有子女,申请要考虑到其他因素,她担心会不成功。

她说:“不要看我们好像很乐观,其实我们都因为身份问题而苦恼。我们想变得独立,不依赖丈夫,为家里尽点力,并让夫妻感情长久,可是家里的经济状况如果出现问题,我们很可能就无法继续呆在这里了。”

“不要看我们好像很乐观,其实我们都因为身份问题而苦恼。我们想变得独立,不依赖丈夫,为家里尽点力,并让夫妻感情长久,可是家里的经济状况如果出现问题,我们很可能就无法继续呆在这里了。”

新加坡移民新娘可寻求的援助

新加坡移民新娘寻求援助的渠道主要是家庭服务中心、新加坡总教区移民与旅者牧民委员会(ACMI)和其他非政府组织。

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目前资助四家庇护所,提供受虐妇女和她们的孩子暂时居所,包括外籍妇女。它们分别由新加坡妇女组织理事会、耶稣善牧修女会(Good Shepherd Sisters)、Anglican Mission和Casa Raudha管理。

外籍妻子和她们的孩子需要额外的关注时,可联系庇护所、家庭服务中心等。庇护所的社工会协助妇女避免家庭暴力,并提供辅导。庇护所也可安排妇女到家庭服务中心寻求其他援助,如经济、医疗和孩子教育方面。

社会及家庭发展部说,外籍妇女可能不清楚有这些服务,公众可介绍或代表他们寻求援助。

政府也意识到文化差异和语言障碍对婚姻的影响,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已同合作伙伴,包括婚姻咨询中心(Marriage Central),为所有夫妇提供婚前预备课程。若异国夫妇需要援助,婚姻咨询中心会安排这些夫妇到社区合作伙伴,即飞跃家庭服务中心属下的家庭中心(Family Central),以及关怀辅导中心(Care Corner Counselling Centre)。

文章及图片未注明来源为瑞投咨网,均为转载,如有不适,请联系删除!info@regishome.com

推荐楼盘

最新楼盘